沐染大帅比已上线⊙▽⊙

每天都在沉迷狗粮和荒废学业中度过|ω•`)

【艾利】若有来生

各种短小_(•̀ω•́ 」∠)_
战后设定,角色死亡向_(•̀ω•́ 」∠)_
————————
您好,请问是艾伦.耶格尔先生吗
我是xx报道的记者
虽然忽然这么说有一些唐突,但是因为耶格尔先生是功臣呢,可以问您一些问题吗?
诶…… 就像是像是情感经历什么的……
……
……
好的!非常感谢!
——
您有过喜欢的人吗?
——
“有过的”
青年的语气十分温和,似乎完全听不出他曾经是军人的样子
“一直以来都是啊”
——
那么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
“严厉,死板,洁癖,不拘言笑,甚至有时候会有那么点粗暴” 青年微微皱着眉,像是在表达什么不满,但嘴角却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勾起,“性格很别扭,却温柔的过分”
青年微微垂下眼帘,微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眸
“他是最好的”
——
两人是什么关系呢?
——
“关系吗…… 嗯…… 长官和下属?”
艾伦摸摸下巴,甚是认真的想了很久
“硬要说的话…… 他姑且算是我的监护人吧”
他的嘴角仍然带着笑意,却给人随时可能破碎的感觉
——
您还记得初次见面的场景吗
——
“要从什么时候开始算呢” 他似乎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忆着
“正式见面的话,就是那次吧”
“我为了保护三笠和阿尔敏巨人化的时候,因为体力不够被入墙的巨人围住了”
“大概这个时候吧,他高高的站在巨人的尸体上,身后随风飘动的自由之翼是无数人的信仰”
“那么美好,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真实的像是谎言”
——
告过白吗
——
“有过的啊” 艾伦一脸的委屈
“我当然告过白了啊”
“他说…… 等到战争结束,他会考虑的”
——
现在有什么想对对方说的话吗?
——
“……嗯” 青年轻轻合上了眼眸,似乎在仔细思考着什么
太多了,有太多想说的话了
一辈子也说不完的
身边的所有人,甚至是最平淡无奇的日常,也想要一字一句的,全部说给你听
“呐,利威尔,可以这么叫你的吧”
呐,利威尔,我的感情,你到底知道多少呢
“我爱你”
——
若有来生
——
“如果有来生的话,兵长,”
青年的声线带上了一丝颤抖
“不要再相遇了”
他的表情,是最纯粹的爱恋
————end?————
我爱他们!他们是最好的!
短小的一发_(•̀ω•́ 」∠)_
为艾利献出心脏!ヽ(。_°)ノ

【米英】关于哈士奇的一次搬家经历

在贴吧发过一次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ω•`)
我就假装我很勤奋的在更新的样子|ω•`)
未经世事的(???)二哈视角_(•̀ω•́ 」∠)_
逻辑比较乱_(•̀ω•́ 」∠)_
有的地方语言会出戏_(•̀ω•́ 」∠)_
短片已完结_(•̀ω•́ 」∠)_
傻白甜_(•̀ω•́ 」∠)_
嗯,是傻白甜_(•̀ω•́ 」∠)
——
你们好,我叫哈士奇,是一只狗
这不是病句!
再说一遍,我,是一只,帅气而伟大的哈士奇
在那一天之前,我还和我的十多只不同品种的同类开开心心的在某宠物店的的小笼子里玩耍,一起探讨狗生哲♂学
嗯,对面那只金毛长得真不错,想撩,可惜咱俩性别不同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店里走进来了两颗歪果仁
似乎有一个是话痨,喋喋不休的在另一个眉毛特粗的人耳边说着什么
粗眉毛在我面前蹲了下来,墨绿的眸子闪亮亮的看着我隔壁笼子里的泰迪,小声的嘟囔
「好可爱……」永远不要问我一只从小在这华夏大地上长大的哈士奇是怎样听懂英语的
「亚蒂你刚刚说啥?hero没听清诶」
「…… 什么都没有!」
这俩人明明说着不同品种的英语,但是字里行奸却透露出一种粉红色的气场
凭借本汪单身多年的经验……
出现了!死现充!!!
老子活了五年零三个月终于见到活的了!
身为FFF团老干部,我的决定鞠躬尽瘁,做一些正义的事情
「汪!」
这一吼,惊天地,泣鬼神
感受到单身狗的愤怒了吗!
「…… 嘿亚蒂,」另一位同志被我震慑后欣喜的开口了,「为什么我们不考虑养只大型犬呢?」
「大型犬吃的多不好养」
「你这是什么逻辑——」
「汪汪汪!」我吃的一点都不多!
「大型犬牵出去多酷啊,」青年无视了我的抗议,蓝蓝的眼睛里闪烁着小星星,「而且还能在hero不在的时候保护你」
「哈——?说,说什么啊!?」
「…… 汪汪汪_(•̀ω•́ 」∠)_」
——
结果最后他俩也没能决定买哪只
泰迪把它的小短手伸出笼子试图拍拍我的肩膀,但是失败了
我听见上铺上了年纪的阿拉斯加发出深沉的笑声
『我喜欢那个美国小伙』
美国小伙?哪个?粗眉毛的?
…… 嘛反正不关我事就是了
——
柯基每天早上都会说一些无聊透顶的新闻给我们听
『知道不,隔壁老王八的女主人昨天上体重秤发现自己又胖了三斤』
『…… 反正也不差那三斤了吧』巴哥酸溜溜的来了一句,然后低头瞅了瞅自己的小肚腩
『经常骚扰我们的那只小黄鸟被一个德国人买走了』
『哦哦皆大欢喜!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狗粮里有它拉的屎了!』吉娃娃欢快的叫了两声然后在笼子里快乐的翻滚
『噢噢——真不知道是谁说狗改不了吃屎的,拖出去打死!』雪纳瑞的尾巴摇啊摇的
『西街昨天出了个车祸,不知道咋样了』
『噫,吓死狗了,我们换个话题成吗』金毛抖了抖狗毛
『哦哦好的,让我想想』柯基偷偷的看了一眼老早就准备好的小抄『兄弟们,超市狗粮减价啦——』
『啪啪啪!』屋子里想起了雷鸣般的狗掌声
『但是最近猪肉涨价了,所以我们这几天似乎只能吃狗粮』
『……』屋子里恢复了寂静
——
就在这天下午,那只长着粗眉毛的歪果仁和他的蓝♂盆♂宇再一次光临了宠物店
粗眉毛站在我的笼子前面端详了好一阵,然后扭头对店主说出了一口流利的中文「我要这只哈士奇」
那一刻,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他娘的老子终于出!柜!啦!!!
店主把之前粗眉毛填好的表格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冲我狡黠的笑了笑,然后打开我的笼子
我就看到一个“英”字
「汪(ノ`⊿´)ノ」你晃那么快老子能看到个P啊!
才不是我不认字!
阿拉斯加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哼
于是我在同伴们羡慕又不舍的目光下挺胸抬头收腹提臀满脸骄傲的跨出了宠物店的大门
这看似是我的一小步!实则是……!
咳咳,不好意识跑题了
那个粗眉毛的深吸一口气,蹲下来温油的摸了摸我的狗头,然后把嘴角扯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
「你好呀小家伙」
「汪!」我开心的摇了摇尾巴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哦」
「汪汪!」嗯嗯我知道的!以后我就可以天天吸欧气啦!
「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
「…… ⊙▽⊙」
妈的这歪果仁名字咋这么长
不过不能被看瘪!(?)我还是假装自己记住了的样子歪了歪脑袋
「你就叫阿尔弗吧」
我仿佛听见了从宠物店出来之后就一直瞪着这边的那个话痨磨牙的声音……
哦我知道了,表格里的那个“英”是你的信息对吧?你叫“英”?或者你是英国人?
不过你的宠物——也就是我,被这个粗眉毛,哦不,亚瑟抢走了所以你很气愤?
……
嗯,一定是这样
我为我自己超高的狗Q点了好多个赞
——
亚瑟刚一到家就飞似的直扑到沙发上,抱着沙发上的泰迪熊心满意足的蹭了几下,然后褪去了外面那套黑西服,闪身躲进了浴室
那个英国人,暂时就当那个蓝眼睛的傻大个是英国人好了,(机智如本汪,想来想去就觉得这个最靠谱)
英国人小心翼翼的抻着脖子守望浴室,确定亚瑟一时半会不会出来之后,扭头恶狠狠的瞪着我
「亚蒂是hero一个人的哦!」
…… 时间仿佛静止了,只听得见浴室水流的哗哗声
青年的面部表情有一丝微妙
「汪(´-ι_-`)」我勇敢的和他对视,挑衅的发出了一个音节
「…… 呃?」英国佬似乎是被我的气势吓得愣了一下,然后随后又变成了一脸的…… 兴奋?「你信不信hero打你(#`д´)ノ」
「汪( ̄へ ̄)」不要装了,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抖M
「…… 减餐哦」
「汪QAQQQQQ」大佬我错了!大佬亚瑟是你的!亚瑟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你的!不要减餐QAQ
——
结果我来到新家的第二天两个人就都出门不知道干啥去了,我果然没有饭吃눈_눈
——
这家人生活方式有点怪,亚瑟除了吃饭睡觉带着我遛弯和无意识和那个英国佬秀恩爱的时候,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工作
而那个英国佬白天基本上都不在家,每天都是半夜才哼哧哼哧的回来,然后当着我的面给亚瑟一个新鲜出炉的晚安吻以示主权
两个人看起来似乎都非常非常忙的样子
今天他回来的时候亚瑟难得的老早就睡着了,在梦里还「阿尔弗阿尔弗」的呼唤着他的爱宠——也就是我的名字
「hero回来…… 啦」蓝眼睛一进门就开始大声吵吵,然后忽然反应过来放小了音量,嘟囔着「还好亚蒂没醒不然我就完犊子了XDDD」
「……」正趴在地上怀疑狗生而失眠的我拒绝和他讲话,索性翻了一个白眼
英国佬小步挪到了在床上睡成一团的亚瑟旁边,然后当着我的面……
我用我的狗爪捂住了我的狗眼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今天晚上这个英国佬似乎特别消停,既没有在半夜的对着满天星辰高呼「憨八嘎万岁」,也没有趁亚瑟睡着了自己偷偷摸摸打电动,就像个七八十岁老太太似的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叹气
一定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把,我不明觉得的甩了甩脑袋,然后非常仗义的陪着他一起叹气
终于在我无聊的数到第不知道几声哀叹的时候,我听到了今晚的第一声人叫
「虽然超级不放心,但是似乎只能这样了啊」这个人的表情我不是很明白,毕竟宠物店的店主可从没露出过这种表情「这是只有阿尔弗才做得到的事情哦」
容纳了整个宇宙星辰的眸子似乎凝视着我永远也到达不了的远方,阳光健气的青年忽然一本正经了起来「不能让我说谎啊」
「汪?」你说啥?
我不解的抬头,却发现青年的目光原来始终没有离开过熟睡的恋人
他忽然灿烂的笑了起来,然后大力揉了揉我的脑袋,「所以阿尔弗要好好看家」
「…… 汪」虽然不知道你是几个意思,但是本汪还是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吧
——
第二天早上刚睡醒就发现那英国佬再一次不负众望的出门了
反正晚上就会回来啦,我这么想着,然后被亚瑟拖出去散步
亚瑟一改平时走广场舞大妈游行的路线,七拐八拐的拐到了一片巨石阵
就在我开市怀疑他是不是想把我卖给狗贩子的时候,他忽然在一块大石头前面停了下来
亚瑟似乎是一声不吭的站了很久,然后抬起拳头不轻不重的给了那块大石头一拳,也不准备去参观参观其他石头就转身离开了
我看见石头上刻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就是很漂亮的字体
「阿尔弗雷德·F·琼斯」
看吧,我就说了我认字的
——fin?——
大概就是狗狗能看见幽灵这样的梗
因为是二哈视角不好太文艺所以写的时候各种纠结QAQ结果把二哈写成了这样一种局外狗的感觉QAQ
最后阿尔的灵魂体忽然没了是因为「头七」已经过了
嘛反正总体比较乱套QAQ希望有人看吧QAQ

【白鹊】镜花水月

来老福特发个文玩玩-=≡ヘ(*・ω・)ノ
日常开篇废话|ω•`):
白鹊only,没有车
可能会有轻微OOC
自带背景虚化
假装是个HE
越人有辣——么可爱(比划)
以上都能接受请往下撸
——————
「细辛,莽草,八仙草,白鬼筆…… 还差一味落地生根」医者的眼中满是杀意
有三个人,看打扮似乎是最近猖狂到不行的那伙山贼,「今天的任务怕是要完不成了」
「神医莫要害怕,」领头的那人倒是先开口了「我们几个小角色也不过是奉主子的命,请神医过去做做客罢了」
做客?扁鹊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气音
三个人,自己自然是打不过的。即使知道如此,却仍然不动声色的摸向了腰间的匕首
「我若是说不呢」
「那小人便只能“请”了」
「……」
气氛僵持之时,草丛里忽然传来一阵沙沙声,一个人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来人一席白衣,佩剑松松垮垮的别在腰侧,要是无视掉手中那酒葫芦,倒俨然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架势
领头的脸黑了大半
「怎么没酒了……」那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处境,摇摇晃晃的抬头,被吓了一跳「噫!抢劫?」
知道你还不快跑
扁鹊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 大哥,咋办」那旁边的山贼先急了
「一介书生,灭了就好」领头那人语气轻蔑,说着便抄起家伙率先冲了上去,眼看二人距离越来越近,只见那书生手臂一抖,拔剑出鞘,竟硬生生的挡下了这一重击
「也罢也罢,就让李某来会会你们」感觉到了来人凛冽的剑气,那山贼也不敢再放肆,慌忙想要后退,却不料那书生身形一晃,便不见了踪影。再一回头,竟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剑阵之中
「神来之笔!」
把那山贼被打回了几米开外
另外两人见势,便急忙趁着剑阵还没消失的功夫,带着他们的大哥灰溜溜的跑了
剑客似乎也并没有再去追的意思,摇摇晃晃的把剑往腰间一挂,本来想看看那小医生有没有受伤再走,却发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
自己这皮囊什么时候也能迷住男人了?
刚要开口询问,就见到扁鹊快步走来一把抓起了自己的右臂
「嗷疼疼疼!我说你能不能轻……」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右臂上有这一道不知什么时候被划出的剑伤,鲜红的口子似乎还在渗着血
「在下一向不喜欢欠人人情,」扁鹊有点嫌弃的皱了皱眉「既然受伤了,就请让在下带去医馆看一看,也算是报答救命之恩」
「小医生言重了,」剑客见状急忙往后退了一大步,微微欠身,像模像样的揖了一个拱手礼
「在下姓李,单名一个白字,不知这位……」
「扁鹊」
——
5V5,扁鹊一如既往的径直走到中路默默清理兵线发育了起来
然而才不过一小会,就听到了像是敌方交谈的声音
「韩重言你不要学我走路」
「闭嘴二百五!你才是,不要给我蹦来蹦去的!老子才是整个峡谷跳的最高的男人!!!」
扁鹊抬头看了眼自己的等级
…… 打不过,于是扭头就要跑,结果敌方的韩信一个大跳就劈了过来
「嘿二百五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扁鹊一言不发的看着韩信脚下的蓝buff,内心毫无波动
等到对面鲁班也颠颠的跑过来,扁鹊只剩下一格血了
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眼看鲁班的子弹突突突的全数朝自己飞来,扁鹊不再抵抗
「大河之剑——」忽然听到一声似曾相识的声音,再一抬头,眼前忽然多了一人
那人挡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拦住了那飞来的所有枪林弹雨
「——天上来!!!」
话音还未落下,青莲剑阵即出,那人两三下就收走了对面的鲁班,韩信看了看自己刚刚被磨了半管的血,一咬牙,跳回了自家塔底下,李白赶忙把扁鹊拉到草丛里
「小医生你没受伤吧?」
「没,」扁鹊意外的收获了一个助攻,心情甚好「…… 我好像告诉过你名字的」
「嘿嘿,叫习惯了嘛」
扁鹊轻轻叹了口气,倒是也随了他。看着李白并不是很满的血条,扁鹊从随身带着的药箱里掏出了一瓶绿色的液体,不由分说的给他灌了下去
「…… 唔」李白俊俏的五官瞬间就扭曲了起来「呜哇,好苦啊小医生」
「良药苦口」扁鹊紧了紧脖颈上的围巾,给自己随便奶了几口就要走,自己的胳膊忽然被人给一把抓住
「等等!」扁鹊疑惑的看着那人,却不想他一改平时放荡不羁的形象,颇为认真的问「你要不要当李某的专属奶?」
「……啊?」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李白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眼神似是有些飘朔,躲躲闪闪的不知道该看哪「那个,李某是说,你看咱俩血皮都那么薄,一起的话也好有个照应……」
「哼」看着他窘迫的样子,扁鹊觉着有些好笑「也好,你救了我两次,理应寻个说法」
「…… 这样啊」那人看起来有点失落,随即又瞪大眼睛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小医生你同意啦?」
「嗯」于是那人便又高兴了起来,头上的呆毛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
李白不由分说的拉起扁鹊,朝着队友们打团的地方就位移了去
「小医生可要跟紧李某啊」
——
「小医生你在家吗?」
「小医生我受伤了我需要治疗QAQ」
「小医生为什么你的药都这么苦啊」
「小医生我朋友生病了你给看看呗」
「小医生你偏心!你给小乔开药不给我开药QAQQQ」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
「小医生……!!!」
又来了
门外那声音,用脚想也知道是谁,扁鹊放下了本来专心抄写着的医书,起身去开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深褐色的坛子
「小医生,今晚月色甚好,何不来小酌一杯?」
「不要」说着便要关门
「别关别关!」坛子后面露出半个脑袋,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来嘛,这新陈出的桃花酿可是我托了好久才弄到的,我第一个想到的可就是你」
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 下不为例」扁鹊叹了口气,还是应了李白的请求
医馆门有棵古树,两人就在那树下席地而坐,只拿了两个酒碗便喝起酒来
李白笑眯眯的把酒满上,也不管扁鹊作何反应,一仰头便一饮而尽
「小医生,」醇香的桃花酿顺着嘴角留下,滑至衣领里看不到的地方,扁鹊小口小口的品着酒,等待着他的下文,「过几日,李某就要改版了」
「嗯」扁鹊应了声,手指显得有些发白「改版本是好事,李兄为何看上去心事重重?」
已经够了
李白似乎是愣了一下,忽然有点激动的起身
「因为改版之后不是会丧失记忆吗!」
……已经够了
「嗯」所以,是来告别的吧
「……」
一片沉默
李白定定的看着自己,忽然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罢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人呢,总归还是要向前看的啊」
青莲剑忽然就被握在了手里
长剑滋啦啦的滑过树干,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他就这样舞起剑来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
眼前人薄唇一张一合,洋洋洒洒的诗句尽数落在心上,硌的生疼
他是风流倜傥,浪迹天涯的的剑客,又却是为情所困,委婉多愁的诗人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哀而不伤,悲而能壮
「将进酒,杯莫停」
放下酒碗,扁鹊微微眯起了眼睛,自己一定是醉了吧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扁鹊总是在想,如果自己当初从未遇到徐福,如果自己还是那个单纯的秦越人,自己和眼前的白衣文人,他们的结局,会不会有所改变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可若是从未遇到过徐福,曾经的秦越人,可还会遇到如今的李太白吗?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思绪仿佛被拉回到了很久以前,回到了自己还只是徐福门下弟子的时候,回到了自己被徐福算计,改造白起的时候
似乎有什么早已改变了
一心向学,怀抱着救济苍生理想的人
深陷磨难,被人活埋时满眼绝望的人
——都是秦越人
那个山洪过后,从泥泞中挣扎出来的人才是自己
那个喜怒无常,内心被仇恨所摧残的千疮百孔的怪医才是自己
秦缓早已死在了从前,扁鹊和他的身影无法重叠,自己也永远回不去那个时候
……
看吧
如此不堪的我,如此肮脏的我,又该如何才能站在你身边?
「……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诗文似乎已将近尾声,李白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扁鹊猛的回神,抬起头,却发现两个人的目光居然交织在了一起
「小医生」在月光的映衬下,眼前的诗人竟变得好像随时可能消失一般的透明
「小医生,」李白似乎是欲言又止「你在哭」
——
再一次见到李白,已经是好几天后了
当时没了记忆的李白不会用技能,正被一帮小角色打的哇哇乱叫
扁鹊一记善恶诊断就赶跑了那些人,回头检查起李白的伤势,然后无视掉李白愣了吧唧的表情,动作娴熟的为他包扎起来
「自己动动」
李白看着自己缠了薄薄一层绷带的关节,轻轻活动了一下,果然没有之前那样疼了
「小医生好厉害!」
「……」扁鹊不自然的理了理围巾,正思考着改如何做答,李白便自顾自的滔滔不绝起来
「说起来,李某总觉着小医生有些眼熟,我们之前可是在哪里见过?」
…… 果然已经忘记了吧
「怕是大人记错了,」扁鹊低了低头,把半张脸都藏在了阴影里「秦某不过是一普通的医生,怎会和您这样的剑客相识?」
前世花费了多少时间,才换得今生一次回眸
可是回眸啊,也终究不过是一瞬而已,稍纵即逝,又如镜花水月般遥不可及
「唔,倒也是」李白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多有冒犯了,还请小医生莫要怪罪」
像是相交线,两个点慢慢的靠近,汇聚成一处,只是是短短一瞬,便又分开,走上各自的直线
「无妨,」扁鹊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医疗费可是很贵的,别再受伤了」
这样就好
——
又是一局5V5,这次的等待时间有些长,扁鹊就非常难得的打量起了自己的对友
「喂,对面都有谁啊」
「啊等我看看,嗯…… 后羿,貂蝉,李白……」
「李白?那个青莲剑仙?」
「对啊…… 诶呀你不用怕啦,他最近不是改版了嘛,记忆清的彻彻底底,听说回来之后连怎么操作都记不得」
「啊?有这么严重?」
「千真万确,放心我们这局肯定稳赢」
扁鹊正准备继续听墙脚,忽然周围白光一闪,自己已身处峡谷之中
扁鹊看了眼小地图,李白似乎是把自家的蓝让给貂蝉了,自己偷偷的过来反野
于是自己队的赵云迅速跑到野区死死的守住自家蓝爸爸,并开始喊集合
「——抓李白」
对友都非常给面子的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一方面是为了抓人,一方面是想看看那个传说中的青莲剑仙到底被改成了什么样子
扁鹊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不情不愿的放弃了飞到嘴边的小兵,跑过去和队友一起围观
李白虽然没了记忆,但抢野的本事倒是一如既往地溜得飞起
不过敌不寡众,血条倒是很快就见了底
眼看着那人摇摇欲坠,扁鹊忽然心头一紧,朝队友奶了大大一口。然后趁着队友们恢复的功夫,一个闪现把李白带到了草丛里
李白眼睛一闭就倒了下去,扁鹊急急忙忙的给他治疗
缠着绷带的指尖缓缓滑过那零零碎碎的伤口,果不其然的听到那人一声闷哼
「…… 好疼」扁鹊一惊,以为他醒了,却在看到他紧闭着的双眼后松了口气
扁鹊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
刚刚的打斗,那人仍然是一席白衣,手握青莲剑,腰间别着个酒葫芦。像是在舞剑,动作略显笨拙,却又招招毙命
他似是李太白,却好像又不是
他——
够了吧
就让自己一个人承担吧
怀中的人有转醒的趋势,自己是该走了
可腿脚却如同灌了铅一般,挪不出半步
直到那利剑穿透身体,扁鹊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 是吗,这样啊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还好你忘了
扁鹊眼眶一阵炙热,却又微微勾起了嘴角
还好你不记得我
被黑暗包围前,扁鹊看见的是那人震惊的表情,好听的嗓音不知为何变得有些沙哑,仿佛一瞬间失去了什么
「与尔同销万古愁」
——end?——
【后记:
回头一看,什么辣鸡玩意;-)
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写文艺风啊((유∀유|||))
不要问我将进酒为什么不全|ω•`)剩下的被我吃了|ω•`)(其实主要是因为懒得想那么多脑洞)
那么最后……
李白:山无棱!
扁鹊:天地合!
李白:乃敢与君绝!
李白:越人!
扁鹊:太白!
(不你们听我解释……)】